无名嗷呜

小话痨(过两年就是大话痨啦!)

道歉信

emm对不起啊喜欢我文的各位,由于学业问题,所以更新成迷,要是等不了的小伙伴可以取消关注ing

对不起啊(鞠躬)


生病 (杰佣 欺诈组)

emm我周更小透明时隔多日又回来了!
好久没更文的原因后面再讲(当然可能没人听)
在这里就不打扰大家看文兴趣啦!

————————————————————
杰佣

每天都在被奈布的各种男友力max下的杰克几乎绝望。

听艾米丽小姐说奈布生病的时候会犯脑抽撒娇,杰克的愿望便从“偷看一次奈布洗澡”变成“让奈布生一场小病”。然而,半年过去了,奈布的身体依旧非常健康。杰克每天受到奈布的“关怀”下只能努力保持微笑。

终于,在杰克的无线期盼下,奈布生病了。

杰克一边端着药一边美滋滋的在那想一会让奈布撒什么样的娇,但见到他虚弱的那一刻,立马心软的一塌糊涂。

“来,吃药吧。”

欺诈

某天,克利切生病了,被网络荼毒及深的瑟维在刚要喂克利切吃药的时候想起了一个令人窒息的梗:女孩生病了,男孩对女孩说吃药药,女孩子闻了闻药,皱着眉和男孩撒娇说着不吃药药。这一幕瑟维想的很是激动,直接在那幻想起他和克利切这般甜(e)蜜(xin xin)。

“瑟维?”克利切一脸嫌弃的看着手里端着药搁那杵着傻笑的瑟维,叫了一声。

“克利切。”忽然,瑟维叫了一声克利切,克利切一脸疑惑的看着瑟维:“叫克利切干什么啊,你是不是也被克利切传染生病了?”

瑟维就好像听不见克利切说话一般,一脸严肃的端着药,将碗递到克利切嘴边:“吃药药。”

克利切呆愣几秒,随即翻了个白眼:“你又玩什么啊,克利切不吃,滚。”

瑟维一脸的震惊。怎么和别人的剧情不一样???剧情不应该发展到小克利切撒娇吗 剧情有点过于不一样了呀!瑟维感受到了凄凉。

克利切就看着瑟维一脸委屈样搁那蹲着的背影再次心软了,他扭过头去,红着脸小声说了句:“克利切不吃药药。”

瑟维转过头,一脸惊喜:“克利切你刚刚说什么?”克利切又小声说了一遍。但是瑟维关键时候又耍贱:“能再大声点吗?”

克利切朝着他大声喊了句:“克利切说克利切不吃药药!”然后就转过头去不理他了。

瑟维观察了一下克利切的动作和表情,认定克利切只是害羞并没有生气,便端起药,戳戳克利切的背。

“干嘛?”克利切回过头。“对不起克利切,我不应该这样戏弄你的,快吃药吧,病好了我就带你去买回来你想要的那个彩球。”瑟维歉疚的对克利切道。

“行吧行吧,克利切原谅你了,记得说话要算数,没有”克利切轻哼一声,便接过药来喝。

“要快快好起来啊,我的克利切。”

————————————————————————
无名小嗷呜的叨b时间:
那个再次心软是对应之前写的起床偷亲梗那边ing

最近没有更新是因为我军训加上一系列交友方面问题,这段时间让一个从来没有和女孩子捣鼓那些所谓各种阴谋论的我受到了迫害,有时候怀疑我是不是生错了性别,以至于这段时间一直没更,脑袋乱乱的。
ps:杰佣那篇是中秋写的……因为太短了另一个因为那会事务较忙就没写ing
抱歉各位了(鞠躬)

一个温馨而又沙雕的日常(园医向)

食用前重要通知:
本文为第一人称视角,所以很多事情都不能描绘出来,可能需要你们的一些想象。(雾)
cp:园医园 杰佣
字数:8k左右  一发完结,务必挑一个心情好的时候看ing不然感觉会不耐烦。(小声bb
————————————
这个世界有许多你不知道的事情。

比如说我喜欢你。

one

“请问是艾米丽小姐吗?”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使艾米丽在我身上的目光转移,真是令人不爽,每次和她独处的时候总会被人打断。

“你好,请问?”艾米丽对待陌生人还是一如既往地温和,真是想把她藏起来不给别人看......艾玛你怎么可以想把艾米丽小姐藏起来呢?收起你那恶劣的想法。我拍了拍脑袋,将目光看向门口。

嗯,那个大叔递给了艾米丽一束花,嗯,花还挺好k......等等,送了一束花?

艾玛你看看,你不敢告白的结果,天天看着一堆堆的爱慕者送给她花说着令人肉麻的情话又不能做什么,难受吗?我开始质问自己。

“艾玛,你看起来有点不开心。”艾米丽重新坐回椅子,将手里的花随意的放到桌子上,“是不是打扰到你了?天天都有送这些的.....”

“没有没有的,哎呀艾米丽你变客气了,这样很不好的。”有!我不是不开心是特别不开心。不过表面还是得做的,毕竟不能让艾米丽不高兴啊。我急忙摆手,一副被想错了的着急模样。

真为自己感到心酸。

等等,我没看错的话,艾米丽脸上那个一闪而过的表情是失望!不会她也喜.....哎呀艾玛你又在胡思乱想了。

“艾玛,你又分心了,想什么呢。”完了艾玛你个蠢蛋,怎么能不理艾米丽呢!“没有,就是想你怎么那么多喜欢你的人我都没有几个呢。”这个理由想的妙,艾玛你真棒。

“艾玛你不能这么说自己的,你很棒的!”感觉艾米丽这个夸赞充满着敷衍.....哎呀艾玛你都被夸了还不知足。

“艾玛小姐,门口奈布先生正在等你去学校。”一位护士小姐走进来,提醒着我快乐的时光已经过去,又要和艾米丽分别了。“我得走了.......”我有些闷闷不乐的对艾米丽说。“别这样啊,我们俩又不是见不着面。”艾米丽娇嗔道。

“那,那我就走咯。”“嗯,明天我们一起去吃饭吧!”艾米丽笑着对我说。果然,无论多少次,我都无法抗拒她的笑容,真的超级好看啊!而且,而且艾米丽约我吃饭啦!真是令人开心的事情。“好的,晚上电话聊!”向艾米丽挥挥手,我依依不舍的走出艾米丽的办公室。

two

“你怎么又在这个点叫我,不是说了要晚一点嘛。”我不高兴的看着奈布。“这堂课是那个恶煞的课,不上也得上。”奈布朝我翻了个白眼,“不上算完,如果你不想以优秀学生毕业的话。”

“都大四了还那么严,真是魔鬼。”烦死人了,老头管得事情真多,都没办法和艾米丽多聊一会了。

“你和艾米丽医生进程如何?”哇,哪里痛你就戳哪里,奈布,你好样的。“你不是知道的清清楚楚吗。”我没好气的说道。“我只是关心你一下。”还给我装委屈,真的是,奈布·萨贝达你真棒。

“是不是天天和你们家杰克先生待久了脑袋不大灵光。”“怎么,羡慕了?”奈布挑眉看着我。“秀恩爱,分的快。”这个时候要淡定,不和他计较这些事情,忍住,艾玛·伍兹。

“好了好了不谈这些,你想好以后的路了吗?”这又是一个刁钻的问题。“......”我无法回答他,因为我并没有想好。“艾玛,清醒一点,你不能逃避现实。”“那我能怎么办呢?”我对奈布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看吧,你也不能说些什么。

“艾玛,要不你开家花店吧。”花店?那东西又不挣钱。“我知道你会觉得花店不挣钱,但是你利用业余干点别的啊。”还能干嘛?难不成开个直播?

“当个主播不是很棒吗?”果然被我猜对了。“奈布,我最近几天没见到你,你的性格都变得奇奇怪怪了。”

我开始看不懂奈布这个人了。以前的他有一些孤僻,讲人话就是认生,有一点社交恐惧症,我和他算是中学相识,老朋友了,所以才能对我比较放的开。但是最近,自从与他那个男朋友在一起后,性格大变,差点吓到我们几个与他相熟的好友。

“你不是很热衷于打游戏吗?我们可以....嘿,艾玛,你在听吗?”奈布将手放在我脸前,我一把拿开:“奈布,直播这个事情很严肃的,大家都想着红啊什么的,主播几乎遍地是,你这个不可靠的。”

“但是努力会有结果的,杰克先生说他会支持我!我也想要你好啊。”奈布谈到那个杰克的时候我感觉眼睛都在亮,可能,喜欢上一个人真的能改变自己......“那还真是谢谢你了。”我说话语气有些酸酸的,如果艾米丽和我在一起了该多好,我可能就不会是现在这个颓废的样子。

“不用客气,能一起就很好啊。”奈布向我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你可真是个傻里傻气的小奈布啊,我无奈的笑笑。“对了,艾玛你和艾米丽认识不就是在游戏里的嘛。”奈布拍拍我的肩,“你这样还可以找她来一起玩啊,那个游戏马上就要出公测了。”

“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我踮起脚尖,摸了把奈布的头发。“搞什么啊。”奈布气急败坏的把兜帽带起来,我飞快的跑走,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可爱死了。

three

答应好奈布准备开播,又陪他选一个良辰吉日,我躺在床上看着手机上那个熟悉的APP,想起了与艾米丽相遇相识的过程......

因为一次偶然,我知道了这个名叫D5人格的游戏,并拿到了少数人才有的二测的邀请码,并在开始的第一天玩起了这个游戏。

紧张刺激,是我对这个游戏的所有看法。在一次偶然的匹配中,我遇到了艾米丽,与她一起打了一把惊心动魄的局,最终以艾米丽独自地窖逃生而结束,在赛后我们一起聊了天,慢慢的,我们一起玩了很多游戏,彼此之间越来越熟,甚至到见面。

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上一个人因为我的性取向以及,我从来都不信什么一见钟情。再之后,我真香了。

手机的振动将我从美好的回忆中拉出,我看了一眼,是艾米丽的电话,急忙点开接:“喂?”“艾玛,你还记得我们明天要一起吃饭吗?我来定时间的。”想起来了!我差点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艾玛你这个猪脑子。我拍拍自己的额头:“好啊,那...我们是一起吃午餐还是晚餐?”

“最近新出了一部电影,是你喜欢的类型,艾玛我们先一起吃完午餐去看吧,然后逛一会再吃晚餐,怎么样?”我兴奋的从床上坐起,“真的吗?那太棒了吧,艾米丽你明天不用上班吗?”

“我把值班和别的医生调了一下,明天可以陪你了,开心吗?”我都要开心炸了!“开心!”我激动的回答,“那我们在哪里见面呢?”“我去接你吧。”艾米丽轻笑一声。“那多不好意思啊。”我有点不好意思了。

“那作为感谢就穿那条我之前买给你的裙子吧!”艾米丽说道。“好的!”为了艾米丽穿裙子又怎样,都是艾米丽给的呢。

通完电话,我重新躺回床上。冷却了一会心情,脑袋里突然蹦出来一句话,开始让我深思。

艾米丽为了你在你身上花费了很多心思,但是你却天天满脑子都是想和她在一起,你觉得合适吗?

我开始有些情绪化。因为父亲的失踪与母亲的出走,我从小情绪偏向于敏感以及偏激 。而现在,显然我开始向坏情绪发展。

收起那些坏心思,我闭上眼睛,催着自己能快点入睡。

five

“艾 玛,起床啦!”耳边响起了艾米丽的声音,是我幻听了吗?我一脸的懵,揉了揉眼睛,眼前的是艾米丽。“!”我惊讶的张开嘴巴,艾米丽看到我这幅表情忍不住笑出声:“艾玛,傻掉啦?看到我很惊讶哦。”

揉了揉自己的脸,让自己变得清醒一点,然后开始解释:“不是不是,就是就是......”“一会不是一会就是的,艾玛你能不能好好讲话。”奈布走进来,朝我露出一个很傻的笑容,刹那间我好像明白了一切。

“我本来是打算在你们家楼下咖啡馆坐一坐等你打电话上再来上来接你的,没想到遇到了你的朋友。”艾米丽真贴心,还告诉我事情的过程,哪像奈布,这么早来一定没好事。

“下次来直接上来不,艾米丽我给你配一把我家门的钥匙吧!”我一本正经的对艾米丽说道,忽视一边一脸意味深长的奈布。“好啊。”艾米丽笑着说,“那我也给你配一把我家的钥匙。”艾玛你这是何其有幸,还能拥有艾米丽家的钥匙,真是太美好了!

“那直播的事我之后再和你讲,你们俩这恋爱一般的酸臭味,我还是先走吧。”奈布作势扇了扇,一脸的嫌弃。这波助攻稳啊!偷偷的向奈布比了个赞然后继续看向艾米丽。

“拜,明天见。”我向奈布挥挥手,奈布自觉的走了。

“艾玛,你要做直播吗?”艾米丽将搭在椅子上的裙子递给我,问道。“嗯,奈布和我一起。”我一脸乖巧的回答,“嗯...艾米丽,我要换衣服了,能不能出去一下下?”“都是女孩子又没有关系啊。”怎么感觉这会儿的艾米丽有一点点不和往常一样?估计是我想多了吧。

“咱们一起玩的那个游戏要公测了,预热度已经很高了,我打算和奈布一起双排直播。”我试图用说话分散自己的注意力。“那我可以一起吗?”艾米丽的这个回答让我愣了一下。“当然可以!不过艾米丽你有时间吗?”我好像问了一个非常弱智的问题......

“艾玛啊,是不是还没睡醒?我平常晚上的时候不都是陪你一起玩的吗?”艾米丽揉揉我的脑袋,“那这么说定了,我们一起,快去洗漱吧。”

six

今天是答应好奈布开播的日子,这个日子选的比较巧妙,是在正式开服的第一天。写好了标题,我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次直播。

直播了一共五个小时,最多的人数得有2580个人,我一脸惊喜的和艾米丽讲这件事。我以为顶多有一百个人看就已经是很好了,没想到这么多人。

艾米丽也会到我家里来与我一起打人格,教我怎么来捣鼓电脑,我感觉这是我最快乐的时光了,周末清晨播的话会有几万人的观看。

这是我开播两个月以来的快乐时光。

seven(过渡一下)

今天是奈布生日,我将艾米丽送给他的礼物带好,上了楼。

是的,奈布所居住的公寓就在我家楼上。

刚上了楼,发现奈布家门口站着一位高大的男子,我扫了一眼,八成是奈布的那个男友杰克先生。他似乎也注意到了我,向我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我一脸疑惑,走上前去:“请问是杰克先生吗?你来找奈布有什么事吗?”

“今天他过生日。”我感觉到了杰克先生的不待见,便掏出钥匙,打开门:“进来吧。”在我开门那一刻,我觉得背后有一股怨念,回过头去发现杰克先生微笑着看着我。莫名感觉很渗人,没敢多想,便走了进去。

“奈布大懒猪,起床啦,你今天可是个小寿星呢。”我大大咧咧的喊了一声,熟稔的走向奈布的卧室,打开门,走进去,掀被子。背后那股怨念越来越强了,感觉有点不像是错觉了。

“艾玛·伍兹,你这是要人命啊。”奈布一把扯过被子,特别凶的瞪了我一眼。我差点忘记了他有起床气这么个东西,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这不是一早给你发来贺电嘛。”

“那万一我裸睡呢?你这一掀开我清白就被你给毁了。”这波强词夺理很稳,我也不甘示弱:“我认识你得10年了我就没见过你裸睡过,别跟我扯,起床,你们家杰克先生等着你呢。”

“杰克先生,他来了?”奈布一瞬间清醒,跳起来开始换衣服。“大哥你慢点。”我一脸鄙视的看着奈布那手忙脚乱的样子,“形象形象。”我将衣服递给他。

几分钟后,我和奈布两脸端庄的坐在餐桌旁 看着奈布家的杰克先生做早餐。“我发现一件事。”奈布贼兮兮的跟我讲,“你有没有发现,上一次我去你家,遇到你们家艾米丽,带着她上来找你的。”我点点头,不明所以。“这次是你在门口碰到杰克先生,把他捎进来的。咱们俩这也太有缘分了吧。”

这句太有缘分了似乎刚好叫端着早餐进来的杰克先生听见,我发现他好像脸色臭了一下。

“怎么不吃啊?”奈布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没事没事。”奈布你这情商,没救了。

早餐结束后,我打算逃离这个危险又弥漫着酸臭味的地方。“再见,杰克先生。”非常有礼貌的说了句再见,准备开溜。“不用这么客气,艾玛小....艾玛,你可以叫我的名字杰克。”“可是你的名字不是杰克先生吗?”我有些迷茫。

“???”杰克和奈布都是一脸懵。“奈布,你不是天天一口一个杰克先生吗?我还以为他叫你的全名是你们俩之前的一种qing趣来着。”我傻笑了一下,“那再见了,祝你们渡过愉快的一天。”

eight

生活永远不会风平浪静。

在我和艾米丽欢快的聊天时,一个长相酷似我的中年女人走了进来。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很不安,没想到这个不安成为了现实。

她自称是我的母亲。从那张脸我都能看出。

但是我一点也不想看见她。她背叛了我的家庭,背叛了我的爸爸,使爸爸开始酗酒,失踪。

“对不起,女儿,我一直都在找你......”她的表情透露着愧疚,但是我只是觉得想笑:“我一直都住在爸爸的家里。”

说起来好笑,她那个表情明显是被哽住了。“不是....妈妈只是一直都没有时间来找你,一直都在国外没办法回来,刚才一时着急说错话了,女儿你就原谅妈妈吧,妈妈错了。”说的比唱的好听,呵呵。

“是不是日子过久了太安逸了,想起来有我这么个女儿,然后玩够了在丢掉或者是说,你看上了我爸给我剩的这栋房子?”我一脸嘲讽的看着那个自称我母亲的女人。

“艾玛,别这么说话,她毕竟是你的母亲。”艾米丽拍了拍我的肩膀。“是啊,这位小姐说的是啊,艾玛,我是为了你好,你这都要找工作了,你这个职业国内不好找工作,我在国外认识很多人,可以教你......”她似乎是逮住了机会,说了很多很多,我并不想理她,躲进了艾米丽的怀抱。

“这位女士,你考虑过你女儿的感受吗?”艾米丽出声打断了女人的滔滔不绝。我感觉艾米丽的气势都变了。“听到这些我都能明白您是抛弃了他们父女俩和别的男人走了,您走了就走了,非要到一切都早已安逸下来又回来,看您保养的程度,应该生活的很好吧,你要是觉得你想要你的女儿好好的,那么应该呆在您的国外偶尔关注一下然后好好过自己的生活,而不是去打乱你女儿的生活,让她想起那些不美好的回忆才对,我希望你能好好想想。”

之后那个自称我母亲的人沉默了许久,留下了联系方式和一张银行卡走了。

一切又重归于平静,而我的心里炸开了锅。

生活总喜欢打你个措手不及,喜欢看你无措的表情,然后再添上两笔。

印象中那天我和艾米丽讲了很多很多自己小时候的事情,艾米丽很认真的在听,我很努力的回忆,似乎想讲完再也不去回忆,实际上我也这么做了。

艾米丽听完只对我说了一句话:“过去的我们不再回忆,我陪你一起度过现在和未来。”

nine

今天和奈布庆祝开播3个月一起去吃饭,结果奈布这个不靠谱的家伙中途有事先溜了,真是郁闷。我呼了口气,走出门,看了一眼手机,艾米丽邀请我去她们家玩哎!幸福的要命。

立马回了个嗯便想打车过去,突然我左边停下了一辆看起来很贵的车,我向那看去,车门打开,几个大汉向我走来,把我包围,紧接着出现一个长相斯文穿的一身番剧中典型的管家服的男子走了出来,来到我面前:“是艾玛小姐吗?我们家家主有事找你。”

切换第三人称

“喂,是奈布吗?”艾米丽打通了奈布的电话。“怎么了?艾米丽。”奈布问道。“你有见到艾玛吗?”艾米丽的口气有些着急。“我一个小时前见过她啊,发生了什么事吗?”奈布疑惑的问道。

“我在一个小时前和艾玛约好来我们家做客,但是一个小时过去了她还没有到,我有些担心她出了什么事。”艾米丽道。“我和她刚才在xx路那个某某餐厅吃饭,你先去那里找一下,我马上过去。”奈布迅速的说出位置,与艾米丽交谈完立马挂了电话,跟坐在对面那个人说了声对不起立马跑去打车。

两人找了一会,去到那家餐厅,向老板说明了情况,调出了监控。看到那位身穿管家服的男人时,艾米丽眉头一皱,请求工作人员放大车牌号,当看清楚后艾米丽冷静下来,向工作人员道谢,带着一头雾水的奈布走出了餐厅。

开车来到一栋漂亮的小别墅前,艾米丽带着奈布走了进去。“你好,艾米丽小姐。夫人好。”管家笑眯眯的看着两人。奈布左瞧瞧右看看都没发现在场除了艾米丽还有别的女性。

最后他一脸不可置信看着管家:“你在叫我?”“是的夫人,家主要我们见到你的时候要叫夫人。”管家回道。“???”奈布一脸疑惑的又被带上楼。

艾米丽直接打开门,看见艾玛和杰克聊得正欢......

转回视角

我有些忐忑的上了车,看到杰克先生那一刻就放松下来,好奇的问他:“杰克你这是要干嘛呀?”但是似乎杰克想要装x,并没有想理我的意思,倒是旁边的管家出声了:“别担心,艾玛小姐,我们家主只是有点事想要和你谈谈。”

到了一栋别墅前,车停了下来,我好奇的看向杰克,他还是不说话,我便没吱声,跟着他一路来到一个长得像书房的地方。

“你跟奈布是什么关系。”杰克一脸高冷相的问我。“你都和奈布在一起这么久了还要问我这么个沙雕问题?”我有些懵。“你跟奈布是什么关系。”他一副我不好好说话就一直问这个问题的样子。“好好好,我跟奈布是好朋友啊。”

“为什么你有奈布家的钥匙。”这个问题好傻啊,但是看他那一脸严肃样我还是老实点回答吧。“因为我和他是老朋友了,四年前就交换了自家门的钥匙,防止出什么意外。”

“为什么你一个姑娘家看大男人换衣服还不出去。”我好像明白什么了,敢情是吃醋了,这眼神中透露着一股深深的怨念。“我?在他眼里我就跟男的没什么区别啊。”我耸肩,“杰克我说你这醋吃的可真够了,这两天看的憋屈不?”

“你喜欢奈布吗?”看他的样子表情好像要绷不住了。“喜欢啊。”我故意留了半截话,看着杰克表情崩掉我就笑嘻嘻的跟他讲,“是亲人的那种喜欢啊。”“你敢不敢一次性把话说完。”杰克鄙视的看着我。也不知道这么沙雕的人怎么当上家主的,不会是凭自身的沙雕之气?我觉得是了。

“哎呀你甭在问了,我喜欢女孩子,而且我有喜欢的对象了,她叫艾米丽·黛儿,是一名光荣的医生。”我摆摆手制止住杰克继续问下去的想法。“哦?你是说d5医院的艾米丽·黛儿?”杰克挑眉,看起来应该是认识我们家艾米丽。

“难道奈布没跟你讲过吗?”我特别疑惑这事。“他说了。”你逗我玩呢我的朋友,你都知道我有喜欢的人了还把我带过来问这些沙雕的问题意义何在???“但是我不信。”

“所以这就是今天你把我带过来的目的?”我一脸冷漠的问杰克。“是的。”杰克点点头。“你是沙雕吗?我的老天爷。”我要无语了。

整理好自己的表情和心情,我作势咳咳两声,然后一脸严肃的对杰克说:“那么来都来了,正好想找个机会和你谈谈你和奈布的事。”

没过多久,艾米丽便带着奈布出现在了我眼前,然后我就想起了和艾米丽约好去她家的事情......我觉得这事很大,我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表,直接捂住了脸。

“对不起......”我走到艾米丽跟前,“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被艾米丽拉走。

我们来到一处安静的地方,我刚要说些什么,艾米丽便凑了上来,吻住了我。

在之后我脑袋就炸了,亲了一分钟艾米丽松开了我:“艾玛·伍兹,我喜欢你。”我震惊的看着她。“我......我”我好像兴奋的有些结巴。“我知道可能你一时半会没办法接受这个现实.....”艾米丽自嘲的笑笑,这使我有点急了,没办法了!我亲了一口艾米丽。

艾米丽有些失落的表情瞬间变回原样,我也终于能说出来了:“我也喜欢你,艾米丽!”

后来的事记不清了,反正那天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嘿嘿。

ten

此章节为凑够整数的番外以及补充和唠叨。

①第六章艾玛对奈布比赞的时候其实一点也不隐蔽,艾米丽一直看着艾玛呢怎么可能看不到

②第七章后续

后来奈布问了我一个特别傻的问题:“如果你觉得杰克叫杰克先生,刚见面不应该叫杰克先生先生吗?”

“因为我觉得那样很傻,所以就冒昧的叫了他的全名。”我特别诚实的回答。

“... ...”

③其实艾米丽也一见钟情于艾玛,但是两方都不知道。

要知道两个人一见钟情于对方并且能在一起可是只有0.00001%的概率。

④艾米丽其实是个心机girl,请去吃饭啊什么的套路大家都懂,温水煮青蛙嘛。艾玛是抱着一种大不了做一辈子朋友的心态,现在这么写是年轻人嘛,总喜欢胡思乱想,当然艾玛的胡思乱想差不多都是真的。

⑤其实我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

——艾米丽·黛儿

⑥世界上有许多你不知道的事情。

比如说我喜欢你。

这句话是双向头,刚开始看可能会觉得只是艾玛喜欢艾米丽。

⑦一般情况大三就应该找到工作了,但是设置里面有一点点就是可能专业真的冷门,一般没有需要的,艾玛也肯定出去找过工作,但是从文中能看出并不理想。

⑧我的设定里面大家都比较可爱一丢丢。

艾玛是我觉得她这个年龄应该会比较阳光吧,然后带入了一点自己的戏精属性,再次挑战写第一人称可能有点话痨,多多包涵!

单看艾玛视角就会觉得嗯艾米丽好温柔好腹黑,其实她也有属于自己的阴暗面,我尽量见缝插针了......

奈布的话就是对他的印象,没写到位,因为他没有经历过游戏中的战场,所以性格就是一个年轻人该有的性格,这也有一点点小私心,想想真的奈布没有经历过这些该多么美妙。

杰克不要看他在艾玛视角里面的存在是有多么沙雕,他在外面永远是一副铁面无私高冷的要死的一个人,可能在他眼里奈布就是一切,而奈布的朋友,为了维持住奈布心里面的样子,便对艾玛这样的。

⑨在第八章结尾处艾米丽说的话其实并不突兀,这是一直以来她想要说的话,正好找到机会了,就说啦。

⑩这篇文是我连夜赶出来的,没有灯,黑灯瞎火赶着写的,眼睛写了一晚上要报废了。

能不能给辛苦的嗷呜一个小红心或者评论安慰一下呢,感谢了!QAQ

 起床后偷亲梗(杰医  欺诈组)

周更小透明选手再次上线,
我已经用光了我的存稿,失去梦想。
这次真真真是甜文,骗你们我没糖吃
想看更多的文章可以从主页上看哦!

——————————————

one

艾米丽早上起来看到杰克的脸有些出神。

两人已经在一起得有七年了,该经历过得也都经历了,现如今他们进入了一个新的烦恼:七年之痒。

艾米丽想着最近杰克逐渐的疏远有些伤神。

他是不是...不爱我了?艾米丽盯着杰克的脸,想道。随后特别突然地,萌生出一种想亲他的想法。

他...这个点应该不会醒吧....艾米丽想着便亲了杰克一口,随即捂脸,满脑子都是哎呀都老夫老妻了为什么还会脸红,艾米丽你真的不争气!都亲过多少次了怎么还会脸红!

“艾米丽小姐,你这个表情我可以认为没亲够吗?”耳边传来杰克的声音,艾米丽惊讶(kong)的看着杰克。

“老实交代,你醒了多久了?”

“大概在你盯着我的时候吧。”杰克的话语中透着一股笑意。

“!”艾米丽连看他都不想看他了,坐着转过身去。杰克一边笑着一边做起,一把抱住艾米丽

“怎么了?最近闷闷不乐的。”

“你怎么对我这么冷淡啊...最近”艾米丽脱口而出,随即反应过来,但是迟了。

杰克强忍笑意:“原来是这事啊.....你之后就知道了。”

“?”艾米丽有些疑惑的回过头,杰克便亲了上去。

“你说咱们都这么多年了,你怎么像咱们刚谈恋爱那会似的,艾米丽小姐?”杰克亲了许久才松开,盯着气鼓鼓的艾米丽笑着说道。

“哼.”艾米丽偏过头,脸上的红晕出卖了她。

“真是可爱呐,艾米丽小姐。”杰克揉了揉艾米丽的头,低笑一声。

“我爱你,这一点请永远不要怀疑。”

——————————

two

瑟维今天起了个大早。

他伸了个懒腰准备亲一口克利切就起床给两人做早餐,结果.....

克利切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在一所破破烂烂的庄园,后面跟着一条特别凶的狗,看见他便追着他跑,最后追上来将他扑倒那一刻......

“嗷!!!!!!!别咬克利切啊啊啊啊!”克利切吓得猛的睁开眼,和要亲上克利切的瑟维大眼瞪小眼。

克利切被吓得一巴掌呼在了瑟维脸上:“啊啊啊啊啊!”

瑟维感觉自己快要哭了。

“瑟维你大清早的搞什么?克利切都要被你吓死惹。”克利切歪着脑袋看瑟维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皱眉。

“我...我只是想亲一口你去做饭啊。”瑟维一脸的不开心。

“你这一亲亲感觉克利切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克利切嘟嘟囔囔的说着又偷偷的看了一眼一脸衰样的瑟维。

“好吧克利切原谅你了。”克利切“哼”了一声,随后脸一红,靠近了瑟维,亲了一口,“补偿你的。”

“!”

“早安,克利切的瑟维先生。”

——————————
这次终于按对了!
开心的转圈圈
喜欢的可以点一下小红心顺便给个评论吗?
感谢支持嘿嘿嘿
评论都会回的!(星星眼)
开始打排位吧!看完之后!

你们的好友周更小透明嗷呜已上线
这篇是甜文哦!

我要自闭了
我又把复制点成粘贴了(崩溃)
好歹我之前给朋友发过照片
不然这篇文都没了(大哭)
诺,你们要的小甜文
上一篇走个链接,不知道能不能用
http://nanguoqaq.lofter.com/post/1f5b70d2_ef1ad0c0

链接为虐文警告

还有一封信,过会打链接给你们
我得重新编辑(哭)
不过信里面有杰佣嘿嘿嘿
我需要小红心和评论安慰我(豹哭)

今日份快乐

来自两个次元的钢铁直男
此次事件来自两个魔鬼的连麦 @不怂不怂
————————
大家都知道叶修是个钢铁直男,
然后,姬友给我讲了个笑话,如下:
(笑话来源于网络,侵权找窝)
女朋友:我饿了
王杰希:现在饿了?是不是没听话,没好好吃饭。有没有零食?先吃着,等我回去做。
女朋友:我饿了
喻文州:地址给我一下,我给你订个外卖吧?
女朋友:我饿了
叶修:你吃呀

后来我们就把这个梗和另一个来源于我的生活的梗合在了一起,产生了下面的沙雕玩意:

我弟:我饿了
叶修:你吃呀

叶修:床上有虫子
我弟:你到地上睡呀

中午好嗷各位!
周更小透明选手上场。
杰佣那一篇我在改,努力把他变成小甜文,实在不行就那样了,稍微改一改大约下个星期还OK更
这篇是过一个审核群写的文,至于为什么不是文字我也很崩溃。
手残把复制点成粘贴(因为我不认识)然后文变成了别的什么东西的粘贴
怎么捣鼓也没用,发全图的话其他软件没问题这个上面有问题,乱码没治我也很无奈。
OK不说废话惹,看官们继续。
如果jio得海星可以给个评论和小红心嘛?安慰一下沧桑的窝

脚步声


我小萌新又肥来了
这次把那篇故事合起来发掉
然后删掉上
之后准备准备把新文发出来
不说多了看吧
几百年前写的文了
开放式结局预警!
不行我要召唤朋友冷静一下
@龙须面咚咚哩个呛
紧张嗷ing

———————————————

     “嗒”“嗒”“嗒”
      门外的楼梯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忽近忽远。
      陆已花心惊胆战地背靠在门上。
     【一个星期了......】她有些绝望地想着。
这事还要从一个星期前说起。
像往常一样,陆已花上完补习班,累死累活地回到小区,打开楼门,开始走楼梯时,她听见了一阵脚步声。她本能的像后看去,什么也没有,脚步声也停止了。
她觉得很奇怪,但还是耸耸肩,接着往上走。她一开始走,那个脚步声也开始了。
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但神经有时大条的她没有太在意,只是回到家里。
在晚上的时候,夜深人静,大家都睡了,只有陆已花在戴着耳机一边听音乐一边看小说。
凌晨一点多,她打了个哈欠,关了平板躺下,刚躺下没多久,就听见了一阵脚步声。
陆已花本来闭着的眼睛猛的睁开,看向四周,脚步声停了,耳边只传来睡在隔壁陆母打呼噜那微弱的声音。
【只是幻听吧】她想着。用胳膊挡住耳朵,侧到一边去睡,没过多久便睡下了。
第二天那个声音还在继续。陆已花神经大条的和那个脚步声玩上了:每走几步楼梯,停下来,朝后面一看,那个声音果然停了。
就这样一直玩,玩了一天就觉得没劲了。
半夜十一点,又躺下时,听见了那个脚步声,她再次睁开眼,想当作没听见一样睡下,然后,便睡着了。
第三天,陆已花觉得哪里不对劲,便朝下面幺呼一声:“谁呀?”便听见有人回答“我胡智源。”
陆已花听闻安心的拍拍胸口,【原来只是巧合啊,楼上那哥们真能吓人的,吓死我了】
晚上,又是那阵脚步声,陆已花有些生气,谁大半夜的回家啊,真TM烦心。她认为是有人半夜回家造成的。
第四天,陆已花又听见了那声音,便有些放松,【看来楼上那哥们又和我一个点儿回家啊】
晚上,陆已花有些烦躁,便早早地躺在床上,父母和小弟都还没睡,【这下听不见晚回来那人声了吧】她有些得意的想着自己的这个点子。
结果,刚躺下没多久她又听见了那阵脚步声,陆已花听见立马把头埋在被子底下,结果还能听见那闹人的声音。
“妈,你们有没有听见什么动静啊?”陆已花有些抓狂的问自己的母亲。“什么动静?”陆母有些奇怪的问。“就是走楼梯的那种脚步声。”陆已花有些烦躁的回答。“没有啊,闺女,最近上补习班上傻了?咱们家墙也算厚实,怎么可能会有那种声音透进来。”陆母有些开玩笑的和陆已花说。
“可我真听见了啊。”陆已花嘟嘟囔囔的说着关上了门。
过了一会,陆已花有些困了,脚步声在去问过父母后停止了。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进。”陆已花好不容易快睡着了,被人打扰睡眠很不开心,而且敲门的声音十分大,每次一听见感觉就像是在叫魂。
“闺女啊,你是不是听见了什么脚步声啊?”陆母一脸担心地问。
陆已花听见这话,知道是自家老妈胆心了,脸上的不开心稍稍缓和:“嗯。可能是幻听了吧。”
“会不会是......”陆母一脸担心地看着陆已花。“什么?”陆已花有些激动腾地从床上坐起。“闹鬼?”陆母有些小心翼翼地说出了这条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妈,你以后少看那种灵异小说电视剧什么的好不好?你要把你女儿吓死了上哪再找个。”陆已花向陆母翻了个白眼,有些丧气的躺下。
“那我先出去了,如果还听见声音,咱们一起想想办法,别自己一个人兜着,憋心里也不舒服。”陆母见陆已花脸色疲惫,便说了一句,关上了门。
“好。”陆已花听到这话满感动的,因为陆母这句关心,小时候因为什么都忍着,因为一直不说差点就病死了,所以父母都很关心自己,连刚4岁的弟弟偶尔也会叫自己蹲下,摸摸她的头,试试她有没有感冒什么的。
第五天,陆已花还是听见了那脚步声,她有些害怕,怕是有人在捣鬼,故意吓唬她,她快步走向家,那脚步声也快了起来,她想用钥匙打开家门,硬是打不开,她听见那脚步声离她越来越近,她闭上了眼睛。
再醒来时已经是晚上,她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周围是她的家人。
“闺女你没事吧?”陆母一脸担心地望着陆已花。陆已花有些累,只是摆摆手,示意自己没多大问题。
“学习过于重要,但小孩还是需要注意身体的,以后少让她那么累,好好休息,就不会出现这种事。当然,也不要紧张孩子学习,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心思比较敏感,累了也不会说,这样下去啊,怕是要出事,学习啊和健康啊,是要两手抓的。”陆已花听见医生给出的结果,有些讥讽地看了一眼陆爸。
因为学习成绩差,排在班里都是倒数十几名的存在,家长都担心能不能考上,陆爸却只会一个劲的嘲讽,说自己肯定考不上高中,还不如从现在开始就到自家店里打工,因此,陆已花拼命努力去学,去努力。
“我这边有个朋友,是一名心理医生,如果有空的话,可以带小孩去看看,我也就不过多打扰了,醒过来就出院吧,占着床位就算是一个轻松的科也有外科的要用,妨碍人家重病患者及时住院可不太好。”医生将一张名片递给陆母,在陆母感激之下说完就离开了。
回到家,陆已花躺着床上,并没有听见那令人头皮发麻的脚步声。
第六天,陆母将课调后,带着陆已花去见医生说的那个心理医生。
与那医生咨询完后,那医生说等后天再过去一次,给结果,便走了。
半路上,陆母临时有事,便让陆已花自己回去了,又是楼梯,陆已花在上楼梯时不停不停安慰自己,然后快速进了家门。
晚上,她就那么听着好像离自己越来越近令人发指的脚步声睡着了,可能是因为陆已花掌握了节奏感了吧,谁知道呢。
转眼间,一个星期的最后一天。
本来今天还有一节化学课的,被陆母调掉了,让陆已花在家好好休息一天。
陆已花早上起来,家里已经没人了,热了热早餐,坐在沙发上,想着中午饭该怎么解决,因为父母皆忙,小弟去上幼儿园,她只得自己想办法吃午饭。
突然,她听见了那阵脚步声,她手上的动作一顿,随后继续。看似很冷静,其实心里都快要怕死了。
两个小时过去了,那脚步声在楼梯道里忽近忽远,陆已花早已吓的坐在地板上。
坐在冰凉的地板上,那一丝丝冰凉仿佛在试图用冰冷来使陆已花冷静,结果只能使陆已花阵阵手脚发凉。
她双目无神地瘫坐在地板上,听着门外忽近忽远的脚步声,心里一阵一阵恐慌的想着,她想逃离这里,结果发现自己的身体早已虚脱,站起眼前只是一阵阵发晕,她走向门,想打开,却又不敢,她害怕,家里没有人能听她诉说,给予她安慰。
她心惊胆战背靠在门上,听着那脚步声,缓缓闭上眼【已经一个星期了】
就这样又熬了几个小时,门外那忽近忽远的脚步声离她家门越来越近。
最终,那脚步声在她家门前停下,陆已花有些绝望的闭上了眼,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

                          END

——
到这里小短篇完结惹
我之后会努力写的更好的!
嗷!
溜了溜了